中国汽车工业应迎接第四次革命“换道先跑”

网站首页 > 汽车 > 中国汽车工业应迎接第四次革命“换道先跑”

中国汽车工业应迎接第四次革命“换道先跑”

时间:2019-11-24 11:39: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685℃

张衡照片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这70年不仅是新中国的奋斗史,也是中国汽车工业的崛起史。

回顾过去,随着国家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汽车工业也从零增长到每年近3000万辆,连续九年位居世界第一。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国家,创造了全球汽车发展史上的奇迹。

现在,随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到来,国内汽车工业正面临新的变化:市场趋于饱和,进入股票竞争,电气化、网络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个现代化”时代已经到来。

那么,在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下,中国汽车人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作为中国汽车制造新生力量代表企业的代表企业家,作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重要见证人,威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李鸿向国际财经报记者讲述了中国汽车在过去70年辉煌的发展历史,并展望了未来70年的汽车形势。

三次革命的历史

“我们都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初。年轻时,我们经历了计划经济的尾巴和经济约束的时代。我在一家工厂长大。我父亲是一家小工厂的工程师。我目睹了中国工业从低端升级到高端,从机床进口升级到机床出口。从汽车的角度来看,新中国的汽车工业几乎与新中国同时发展。因此,我们这一代人对中国工业和中国汽车有着深厚的感情。”回首往事,秦李鸿深受感动。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欢呼声中,新中国正式成立。但是在那个时候,中国的工业可以说是贫穷的。“当时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如何制造汽车,而是它能否制造螺丝。”秦李鸿说道。

记者询问了公众数据,发现当时中国工业的各项重要指标都比较差。1949年,中国发电量为43.1亿千瓦时,印度为49亿千瓦时,日本为415亿千瓦时,前苏联为783亿千瓦时,美国为3451亿千瓦时。就粗钢产量而言,中国有15.8万吨,印度有137万吨,日本有311万吨,前苏联有2329万吨,美国有7074万吨。那时,中国只能制造桌子、椅子、茶壶和碗。江南地区的老一辈人迄今为止把火柴叫做“洋火”(外国人的火柴),钉子叫做“外国钉子”。

1949年,中国的汽车、飞机、拖拉机和坦克产量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数字——零。

1950年,新中国汽车工业正式启动。同年3月,重工业部汽车筹备小组成立。三年后,经过多次选址,长春第一家汽车厂正式成立,新中国第一家汽车厂崛起。

然后在1956年7月14日,第一批解放汽车在前苏联的技术援助下正式交付。“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这只是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一波革命,已经解决了有没有革命的问题。接下来的第二波浪潮开始将汽车带入成千上万的家庭。”秦李鸿说道

从1983年到1985年,中国第一批股份汽车公司诞生了。北京吉普、上海大众(后更名为上汽大众)和广州标致分别将切诺基、桑塔纳和标致505进口到中国,使汽车首次进入成千上万的家庭。现在上汽大众已经成为仅存的企业,但是上汽大众推出的桑塔纳已经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第二次革命浪潮的起点。

在上海嘉定区安亭镇,威来汽车和上汽大众的总部毗邻而居。上汽大众在上海建立第一个基金会时,威来的创始人还在童年时代。现在,谈到比威来老30岁的上汽大众,秦李鸿仍然充满敬意。“合资企业对中国汽车工业的最大贡献是供应链和人才的发展。就销售额而言,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而且在人才产业链中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合资企业,更别说魏莱了,没有人能制造汽车。魏莱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直到今天,股份汽车公司仍然占据着中国最主流的市场。

然而,中国汽车人不愿意交出他们祖国的广阔市场。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自主品牌发起了第三次革命浪潮,过程十分曲折艰难。“想想吉利、比亚迪、奇瑞和其他公司的创业过程。他们遭遇的嘲笑和反抗超过了韦莱1万倍。这个独立品牌已经奋斗了20多年,直到最近几年才开花结果。”秦李鸿认为,魏莱目前的舆论动荡远不及他的前任。

20世纪90年代,中国汽车工业不对私营企业开放,但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已经提出了制造汽车的想法。李书福几次写信给政府部门,希望获得制造汽车的资格,但回答总是“不可能”。1999年,时任国家计委主任的曾培炎访问了吉利集团。李书福告诉他,“请允许私人企业家梦想汽车。如果你失败了,请给我一个失败的机会。”

2001年,李书福终于获得了造车资格,但他也获得了“疯子”的绰号。“像卷心菜一样卖汽车”和“汽车是四个轮子和两排沙发”。李书福的话曾经招致外界的许多嘲笑。直到吉利的汽车升起,它才停下来。

比亚迪与吉利同时开业,也不比吉利好多少。2003年,比亚迪的发展达到顶峰,尤其是在镍镉电池领域。比亚迪在香港上市后,可以轻松获得融资,公司历史上第一次不再需要担心资本问题。

在公司的优秀背景下,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做出了收购秦川汽车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奇怪”决定。外界普遍对比亚迪不乐观,该公司股价迅速从每股18港元跌至逾9港元。因此,王传福不得不解释:“我制造我的汽车是因为我对电动汽车的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我拥有的磷酸铁锂电池将在12年内主导市场。”显然,王传福是对的。

长城和奇瑞等其他企业在创业过程中也“不人道”。秦李鸿总结道:“他们已经向世界证明,中国人可以制造出好汽车。经过20年的奋斗,自有品牌现在已经占据了国内市场的一半。现在,包括威来在内的一批汽车公司将掀起第四波浪潮。”

第四次革命:信息领域如何重塑人类现实

在前三次革命中,中国人解决了他们能否建造房屋的问题。随着电气化的到来,自诞生以来就“逐步”发展的全球汽车工业终于迎来了百年一遇的大变革。利用这个前所未有的机会,魏莱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什么是第四次革命?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甚至有些人否认变革的到来。然而,市场不会说谎。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28年来首次下降,只有新能源汽车保持增长。秦李鸿认为,在电气化的基础上,威来等一批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完全有能力在智能电动车领域“先换车道”。

同样,传统汽车巨头也闻到了变革的气息。今年3月12日,大众首席执行官伊迪丝在年度报告会议上宣布,大众将向电气化全面过渡。大众因此成为第一个宣布转型的传统汽车巨头。一个月后,在上海车展上,全球第二大汽车供应商中国大陆集团表示,将在2025年开发最后一代内燃机。内燃机将于2040年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届时内燃机的销售将停止。

大陆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埃尔默·德根哈特(elmar degenhart)博士认为,未来汽车行业将有三个主要方向:新能源、自动驾驶和智能联网技术。

今年8月,秦李鸿在媒体交流会上表示,魏莱现在已经进入“淘汰赛”阶段,能够定义未来20-30年的智能电动车产品将在5年后出现,届时总决赛将真正开始。业界普遍认为一场新的革命即将来临。

面对变化的大局,魏莱需要做什么?秦李鸿认为,魏莱需要在组织结构和经营理念上进行创新,挑战与机遇并存。他说:“我们是连接过去和未来的一代企业家。在前人的基础上,魏莱不仅要解决财务报表是否好看,还要在理念和管理上证明自己。过去,所有合资企业都是由领导中国的外国人经营的,但魏莱恰恰相反——来自40个不同国家的数百名外国员工在中国企业家的管理下共同工作。”

2015年,威来董事长李斌出国17次,许多外国高管先后加入威来。其中包括特斯拉前首席信息官、现任董事总经理、首席信息官、全球数字发展和运营副总裁、魏莱北美公司的ganesh v.lyer、苹果公司“特殊项目”前高级工程师、现自动驾驶副总裁杰米·卡尔森(jamie carlson)等人。

威来智能网络研发中心位于美国,设计中心位于德国,前瞻性工程技术中心和极限性能研发中心位于英国,全球总部和生产车辆研发中心位于上海。过于分散的组织使得威来汽车甚至难以举行跨部门视频会议。

“我们能否充分利用这些全球人才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其次,外界最大的问题是威来能否制造出一辆好车。它建成后有竞争力吗?特斯拉的国产3型车一直是“盖茨的敌人”,上汽大众在其全新全电动meb平台上的首款测试车将于10月推出。奥迪和奔驰推出了自己的产品。智能电动汽车市场已经从“蓝海”变成了“红海”。

面对竞争,尤其是同系列的特斯拉,威来的产品能被“打败”吗?秦李鸿认为中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我们最近和小米的人聊了聊。为什么中国的手机能脱颖而出,从模仿者的代名词中挤出苹果的市场份额?它依赖于每年3-4次的高速迭代创新。”

在智能汽车领域,迭代也成为大公司的法宝。一位新汽车制造部门的高管告诉《国际金融新闻》,根据他们的内部计算,智能汽车的软件迭代是以天数为基础的,硬件平均每30个月就会发生一次重大变化。

秦李鸿告诉记者,魏莱后台每天都会收到用户300多条反馈建议。相比之下,传统汽车公司的调查和季度调查通常最多有3,000到4,000次调查,而且响应速度较慢。"魏莱的治疗是以秒为单位计算的."在用户的不断反馈下,威来的迭代速度突然加快,远远超过传统汽车公司。

同时,与旧公司的财务积累相比,新公司也有自己的优势。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绝对不必担心旧的问题,如内燃机制造和研究中的冗余以及人员安置。新领域总是有新的可能性。

然而,另一方面,面对同样是智能电动汽车领域“老大”的特斯拉,魏莱的未来之路在哪里?

8月30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文件显示,特斯拉已经进入购买免税名单。所有型号都降低了10%,处于相同价格区间的挑战不小。

面对挑战,秦李鸿信心十足:“特斯拉免征购置税是正常的国民待遇。不管是外国企业还是独立企业,只要它们能在同一起跑线上,所有的新生力量都不怕竞争。中国的汽车工业越来越开放,独立品牌只会在越南变得更加强大。开放是“淘沙的大浪潮”,让市场挤出泡沫并不意味着国内汽车业的死亡。想象一下,如果这股创新浪潮没有在中国发生,我们甚至没有机会喊“狼来了”。"

新挑战

在传统汽车行业,中国汽车只能跟随外国汽车公司。在电气智能化时代,国内汽车行业已经看到了“先变道后行驶”的机遇。然而,各种外国汽车企业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智能电动汽车,特斯拉等美国汽车企业甚至更加“领先”。秦李鸿认为,为了赢得竞争,魏莱的商业模式创新将成为销售好车的基础上的关键。

十年前,互联网领域曾经与雅虎等外国巨头“充满竞争”。易趣的“威胁”。然而,短短几年间,中国企业通过创新彻底击败了国际巨头,阿里巴巴、腾讯等一系列优秀企业诞生了。互联网领域的“中国经验”已经成为威来商业模式演变的“灵感源泉”。

李斌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如果传统汽车公司的商业模式是1.0,特斯拉是2.0,那么威来是3.0。

秦李鸿也详细阐述了李斌的言论。目前,城市居民对电动汽车最大的痛苦仍然是电池寿命和能量补充。在短期内,威来的无能源服务最大限度地帮助用户解决问题,利用该服务帮助客户补充能源,降低消费者寻找充电桩的难度。从长远来看,电力组件的效率将很快赶上内燃机。

其次,秦李鸿还认为,中国城市居民的痛苦之处在于更多的交通堵塞和停车,以及购买和使用汽车的不透明和不愉快的经历。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威来的先进服务系统来解决。就像中国的电子商务一样,只要形成规模效应,使用云计算系统,威来的服务效率就会超出想象。“从变化的方向来看,伟来的创新越来越符合追求便利的人性,对每个消费者来说都是一种减法。”

《国际金融》的记者也注意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魏莱表示,该公司进行了许多创新,申请了3000多项专利,但外界似乎“不买”,各种负面消息仍然层出不穷。

"这个世界不欠魏一个理解."这是秦李鸿的态度。他经常认为双方缺乏沟通仍会导致各种误解。“例如,最近外界说魏莱需要30亿美元才能生存,这实际上是一个误解。魏莱需要30亿美元来开发下一代产品。这些都是为进入决赛做准备,更不用说我们今天需要30亿美元。投资者不是慈善家。”

与此同时,外界一直在猜测卫龙·赖将如何生活。"最残酷、最寒冷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伟来永远不会倒下!"秦李鸿说:“我们这一代人目睹了国家从贫困走向繁荣。魏莱的职业不仅仅是钱。过去的积蓄完全可以让我们生活得无忧无虑,但面对如此广阔而激动人心的前景,我们仍然投入其中并为之奋斗。未来10 -20年,威来将建立一个新的平台,让下一代更优秀的人才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谱写新的篇章。”

资料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新闻

陕西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 甘肃快3投注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